闲来十三水故事里的中药:艾蒿——“犹七年之病,求三年之艾也”

文章正文
2020-05-09 23:22

艾是纯阳之草,闲来十三水能驱逐寒气,又名冰台、香艾、蕲艾、艾蒿、灸草?医草?黄草、艾绒,为菊科蒿属植物,具有温经止血、散寒止痛、调经安胎的作用,是止血的要药之一,为中医妇科常用药物。

关于艾草最早的记载,是其作为引取“天火”的媒介。我国有关物理、化学方面的重要文献《淮南万毕术》中记录了关于冰透镜取火的内容,“削冰令圆,举以向日,以艾承其影,则火生。”这可能也是艾别名“冰台”的由来。

艾蒿具广泛生物活性

现代医学研究证明,艾蒿具有治疗慢性支气管炎、支气管哮喘、过敏性皮肤病、慢性肝炎、三叉神经痛、关节炎的功效,还可以软化血管,抑制痢疾杆菌、伤寒杆菌等病原菌的生长。艾蒿中的黄酮类化合物具有很强的抗氧化性,能够起到抗氧化、清除自由基和抑菌等作用,有很好的开发利用价值。

北京中医医院中药师崔一然表示,艾有生熟之分。生艾为艾叶采来自然阴干;熟艾则是经过反复揉、捣,做成艾绒,亦或是用醋炒黑,甚至炒成炭,也叫熟艾。艾草作为医用,入药多用生艾,灸多用熟艾,又称陈艾,一般保存一年以上的艾叶谓之陈艾。

《孟子 离娄》云:“犹七年之病,求三年之艾也。”可见春秋时期,艾草的疗效就已被认可,“三年之艾”更是对艾草使用有了进一步的认识。艾为一年生草本植物,三年之艾,并非生长三年的艾,也不是陈放三年的艾绒,而是采摘后储存了三年之久的艾叶。

挂艾人,食艾草

我国端午挂艾的历史悠久,南北朝时出现了在门口挂艾人禳毒的风俗。南朝梁宗懔《荆楚岁时记》记载:“以艾为虎形,或剪彩为小虎,帖以艾叶,内人争相戴之。”在宋代的民俗中,端午挂天师符,且以艾草、大蒜诸物缚成骑虎天师像,用以驱邪辟毒。《荆楚岁时记》记载:“五月五日……采艾以为人,悬门户上,以禳毒气。”由此可见,除采艾叶扎成人形外,也将艾叶扎成虎形给妇女和孩子佩戴来避邪驱瘴。因为艾叶具有浓烈的香气,可以让人神清气爽,少生疾病。

“食艾”即以艾草为食。中国人讲究“民以食为天”,神农尝百草是中国传统饮食文化和医药文化的肇始,中医“药食同源”理论追溯于此。我国古人早在3000多年前就以鲜艾入膳,陈艾入药,形成了独特的中国艾草饮食文化。

艾草既可内服也可外用,最新的中国药食同源品类已经把艾草纳入87个种类之一。艾草饮食主要包括饮用和食用两个方面。一方面,艾草饮用包括艾草茶、艾草汁和艾草酒。《本草纲目》、《名医别录》和《药性论》中均有艾草茶的记载,艾草茶主要以艾叶泡成,也可以是艾叶与其它材料混和泡制。艾草茶加工步骤主要有粗揉、蒸煮、中揉、干燥四个环节。艾草茶可分为艾草豆汁茶、红花艾草茶和当归艾叶茶等。艾草茶不仅可以治疗疲劳与空调病、月巴胖与高血压、保肠胃护肝脏等类型的现代文明病,而且还可以治疗妇科疾病、治疗心脏病和神经痛。

唐《食疗本草》中记录:“春月采嫩艾作菜食,或和面作如弹子”,时至今日在我国江南地区仍保留有清明节吃艾草青团的习俗。

“透诸经而治百病”——艾灸

中医认为,艾灸可以“透诸经而治百病”,有通经活络、行气活血、祛除寒湿、回阳救逆、防病保健等功效。《本草纲目》言:“凡用艾叶,须用陈久者,治令细软,谓之熟艾。若生艾灸火,则易伤人肌脉。”陈艾灸火“温而不燥,润能通经”,新艾施灸,火烈有灼痛感。但也并非越陈越好,保存3-5年的艾草最适宜艾灸,既祛除了燥气,又保存了药性。东晋 葛洪《肘后备急方》载“以艾灸病人四床角,各一壮,令不相染”,是以艾叶烟熏消毒预防瘟疫传染病。

艾草并非艾灸的原始材料,人们通过反复实践与比较后发现,艾草因其取材方便、操作简单、效果显著而成为灸的主要用料。艾灸历史非常悠久,早在三国时期曹翕就撰写了历史上首部灸法专著《曹氏灸方》,魏晋南北朝是灸法的快速发展阶段,尤其是两晋时期的灸法得到了长足的发展,出现了一批灸法大家及代表性著作。

历史上利用艾灸成功治病不仅历史悠久,而且举不胜举。东汉时期,华佗擅长用灸法给患者治疗疾病,他一般选用一两个穴位,每个穴位灸七八个艾炷,病便能痊愈。艾灸有特殊疗效。例如人体体表或体内生长出的肿瘤、赘疣,如果采用艾灸来治疗,往往能够立即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。

相传东晋葛洪妻子鲍姑,更是擅长用灸法,她是我国历史上一位了不起女灸疗专家。《鲍姑祠记》记述:“鲍姑用越岗天然之艾,以灸人身赘疣,一灼即消除无有,历年久而所惠多。”明代李梃《医学入门》言:“药之不及,针之不到,必须灸之”,说明灸法可以起到针、药有时不能起到的作用。(王蹊)

 

文章评论